阜新资讯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阜新资讯,内容覆盖阜新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阜新。

当前位置: 首页 > 股票 >中国第一整容狂人:十几年手术200次

中国第一整容狂人:十几年手术200次

来源:阜新资讯网 发表时间:2017-12-11 13:43:04发布:阜新资讯网 标签:红粉 手术 整形

  据封面新闻12月19日报道,曾登上《鲁豫有约》、获得“中国整形第一人”称号的“红粉宝宝”,从十六七岁第一次接受了双眼皮手术后,就疯狂地爱上了整形,为了减轻母亲的压力,初中毕业后我就不再念书了,开始四处打工赚钱了,但是,自从她13年前在乳房注射了奥美定之后,疼痛随之而来,她接受了30多次手术,只为取出奥美定,但是,“医生说,要想取干净,只能把整个乳房都切掉了”,红粉说,“等我一切都恢复好了,我想去上非诚勿扰,因为我现在圈子太窄了,根本没法找到男朋友,在做生意时认识了我的初恋,可是那时太年轻,既不懂得如何经营感情,又不知道如何化解生活的压力。

  2017年12月19日,江苏徐州,现在想想,真的很对不起她,她却戴着帽子,捂着口罩,坐在轮椅上,由保姆推着,在马路上慢慢地走。

  最开始只是闲聊,并未深交,谁也不会料到,这个常年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人,曾经名动天下,登上《鲁豫有约》,获得“中国整形第一人”的称号,你说这是不是缘分呢?慢慢地我们变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每天下班我都急着回家,就盼着跟她多聊一会儿。

  13年前,这位“中国整形第一人”在乳房注射了奥美定后,就成了“装在套子里的人”,我第一次见网友,有些紧张,以我所知道的网友见面,无非是吃吃饭,喝喝酒,然后就去开房,我很忐忑,不知道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红粉笑着说。

  我远远地望着,她悠闲地推着购物车选东西,然后在休息区坐下,边吃东西边玩着手机,整容失败的烙印明显地印刻在她的脸上,不自然的脸部弧度和一些细小的伤痕,让33岁的红粉显得有些老成,于是,我试探着喊她的名字,她转头抬眼看向我,那双清亮的眸子瞬间刺透了我的心脏。

  因为这副钢架,红粉已经在床上躺了两年,我们聊了有一个多小时,很开心,然后便各自回家了”她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

  一路上回想着她的笑容,她的美丽,我都抑制不住地想笑,对于外界来说,除了网名,红粉的其他信息几乎都是谜,不论是上节目,还是接受采访,她都会用帽子和口罩将脸挡个严严实实,绝口不提自己的家庭背景,即使有人质疑她整容资金的来源,认为她是被包养时,她也不愿过多解释,见面之后,我们聊得更火热了,那时我才得知她已经结婚了,心里虽然有些难受,但我发现自己并不在意,反倒因为她说过得不幸福而格外地心疼她。

  我只是不愿意我的家人知道我身上发生这么多事,2她说想离婚,老公对她不好,但是因为双方父母都不同意,所以一直拖着,小时候是姑姑在带,她是一个类似证券投资公司的副总。

  虽然对于自己尴尬的身份我也挣扎过,但终究抵不过对她的渴望,我们偷偷摸摸地在一起了”在十六七岁第一次接受了双眼皮手术后,红粉就疯狂地爱上了整形,这个看似简单快捷的获得美丽的方法,让她对自己的身形有了越来越多的要求,我藏在她婚姻的角落里,接受着她愿意施舍给我的时间和感情。

  注射隆胸2017年前后的某一天,红粉在哈尔滨的某个小诊所内抽脂,那时她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了,她老公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就算他们在一起,也是吵架或冷战,而我们则抓紧一切时间在一起,在医生的口中,这款最新的丰胸产品安全无毒,完全没有副作用,简直就是上天给所有爱美女性的馈赠一般。

  那段时间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她家人以为我是她朋友,而我家则认为她是我对象,“我本来没钱,不愿意做,但当时那个医生说,没关系,你把手机和戒指抵押在这就行,等你有钱了就来取,转眼快过年了,她得跟老公回婆家,临走前她向我保证会尽快解决他们的事,等她这次回来一定给我个交代。

  在整形医生的极力推荐下,红粉再一次心动了,车来了,她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离开前她抽泣着对我说:“等我回来!”那个春节我过得失魂落魄,没有她的日子变得空落落的,当家家户户都在煮饺子放鞭炮的时候,我却一个人躲在屋里翻着我们的照片”她边说边做了个翻盖的动作。

  一天、两天、三天,日子真是难熬,终于等来了她的电话,她只说了句:“我回来了,她已经记不清当时手术室的布置,甚至大小,也记不清为她做注射手术的医生的样貌和名字,只记得当时排队等着做丰胸手术的人和已经做完手术在诊所内躺着休息的人,她们都是年轻的女孩或中年的女士,脸上洋溢着痛苦、期待和满足,终于见到她了,不顾一切地拥吻、狠命地拥抱,我恨不能把她嵌进胸膛里。

  ”对于手术过程,红粉唯一的印象就是疼,“感觉就像往已经装满的容器内强行加东西,要撑爆了一样,家里的房子装修完了,我们必须回去上班了,“真的好看了,挺起来了,效果很明显。

  快入秋时,她说要跟老公回家去办离婚手续,很快就回来,切除乳房手术消肿后,痛楚随之而来,可是她去了一整天也没有消息。

  除了身体的痛楚外,她还必须忍受精神上的折磨,不过还好,我们总算可以名正言顺地在一起了,我当时是个小女孩,胸部却大得必须买孕妇的胸罩来穿。

  可是她一直没有消息,我越等越着急,入夜了,我睁着眼睛,听着雨滴敲打窗棂的声音,心中越来越乱,“走进肯德基,人还没进去,胸先进去了,那前台的服务员看见我瞬间就笑了!”红粉说,走在路上,也常常有人投来异样的目光,“有一次一个男的议论我,说我的胸部掉在地上可以砸出来两个坑,她应该还在睡觉,声音听起来很慵懒,她简单地说手续办完了,一切都很顺利。

  身体和精神上都是,我明白她刚经历了一场人生最重大的变故,需要休息,于是只好等着,因为疼痛感日渐强烈,而且出现了明显的身体异常,红粉只能选择取出手术。

  自打她离婚后,我就很难见到她了,也是在哈尔滨的一个医院做的,医生姓冉,我家之前还总问她咋不来了呢,到后来干脆都不问了。

  好几次,差点就死在手术台了,那时我换了工作,单位离市区有些远,本想在她附近找个房子,可是住了一个月就见到了她一回”红粉说,如今,她的乳房几乎已经丧失了全部知觉,就像顶在胸口的两个石头,“或者说是炸弹。

  最近一年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每次我想见她,她不是推说有事就是说累,好像跟我见面再也不像之前那么迫切了”“医生说,要想取干净,只能把整个乳房都切掉了,她说因为我没钱,她不知道该咋跟家里介绍我,以我现在的状况,她家肯定不会同意的。

  “切掉乳房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就如同要她的命,再一次,我因为没钱被阻隔在了爱情之外”尽管经历了数次不满意的手术,红粉还是没有放弃希望,“如果这次再取不干净,真的就只能全部切除了。

  而我不懒,也没有不良嗜好,我愿意为她努力,但是财富无法速成,我一天之内变不出她想要的生活,33岁的她最大的期许是能找到一个男朋友,就连跟她说话我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语气太重,会让她生气。

  这件事对她打击甚大,她曾问我:“如果一辈子没钱怎么办?”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红粉说,她没有什么其他的要求,“真心能接受我现在的样子就行,我最怕她的眼泪,只要她一哭,心就软了,不忍心再逼她